Email login
English
您所在位置:首页 加入瀚阳 员工风采

孙峻岭:为中国桥梁事业打开工业3.0大门的工程师

连通阡陌、广开商路向来是提振国力的固基强本之策,也是大国崛起的前提。茅以升建钱塘江大桥为国人争气,程庆国冒地震危险调查桥梁震害……国家无论在危难之际,还是建设起步阶段,都能看到一代代桥梁人“知识报国”的赤诚之心。


作为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程庆国研究生弟子,孙峻岭身上跃动着前辈们的影子。从海外归国后,他看到中国交通基础设施产业升级的技术空白,15年来致力将国外“绿色建设”先进理念带到中国,直至该理念上升为国家战略。


为了推广装配式制造这一桥梁工业化、产业化的领军技术(高端桥梁装配式制造技术),他身体力行、潜心研发,填补了中国在节段预制命门技术“三维控制”上的空白,由此打破西方国家技术垄断,为中国桥梁事业进入工业3.0铺平了道路。


5月12日,广州瀚阳工程咨询有限公司的办公室里,董事长孙峻岭看着同事递来的55岁生日蛋糕,十分惊讶。吹完蜡烛许愿时,他静静地说:“希望我们的祖国越来越好。”

▌为“中国钢”站台,赌上职业声誉


孙峻岭在美国时,早已是个传奇。


他于1988年到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攻读博士,获得最高的全额奖学金。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平均要读6年才能拿到博士学位,他只用了4年半。毕业后,他去了世界桥梁现代三个知名公司之一JMI公司,这里是现代桥梁节段预制技术的发源地。


经过几年打拼,孙峻岭设计和参与建设的桥梁遍及美洲、亚洲等多国,很多成为当地特大标志性建筑。他主持或参加的重大国际工程曾三次荣获被誉为工程界奥斯卡金奖的ENR(Engineering News-Record)年度工程大奖。


他在海外成了“人生赢家”,但身体依然留着最质朴中国人的“血液”。


身为铁匠孙子的孙峻岭,来自河南禹州农村家庭,爷爷推着小车,走南闯北给人钉马掌、打包家具的金属角,撑起了一个家庭,爷爷是他心中的英雄。而铁匠太苦,父亲却不希望孙峻岭继续做铁匠,因此他最初梦想是做一名铁路工人。


1979年高考后报志愿,孙峻岭想报唐山铁道学院,即后来的西南交通大学。该校走出了茅以升、林同炎等桥梁大师。在中学物理老师史彭三指导下,他也选择桥梁专业。大学毕业后,铁道科学院茅以升、程庆国两位桥梁大师联合招收硕博连读的研究生,孙峻岭成为他们的弟子。


“茅先生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人之一,谈到他,我就会十分动情,他在国家危难之际回国参加建设,为救同胞,亲手炸掉他自己主持设计与施工的钱塘江大桥。他也是注重理论结合实践的人,所以我在加州大学毕业后,没选择做教授,而直接投身工业界。”孙峻岭对记者说。


孙峻岭始终都牵挂着中国。1998年,孙峻岭当时担任旧金山奥克兰海湾大桥主设计师之一,这座大桥在美国与港珠澳大桥地位相当。当日本、韩国、意大利等工业强国的钢材摆在眼前,孙峻岭坚持推荐中国钢材。


面对一片质疑,孙峻岭赌上职业声誉:作为设计师,应为甲方寻找性价比最优的建筑材料,中国的钢材行吗?当时美方固执的认为,中国钢材不可能在第一世界使用。中国钢铁及钢桥制造企业也缺乏信心,自己产品是否能不辱使命呢?


三年里,孙峻岭带着美国业主及同行来中国、韩国、日本调研,通过比较了解真实情况。“这段时间,也给中国钢材企业鼓劲,好在我们联手最终克服困难,提供了高性价比的材料。”孙峻岭说。


中国重钢出口美国,是中国基础工业进军国际最高端、竞争最激烈市场的里程碑。这个成果来之不易,也包含着孙峻岭的心血。


▌五天只睡10个小时,只为在中国桥梁用上最新的技术


看着国外桥梁绿色建设技术日益发展,孙峻岭梦想着把先进技术应用到中国桥梁上。


2002年,身在林同棪国际公司的孙峻岭参与重庆菜园坝大桥项目投标。于他而言,这是千载难逢的圆梦机会,他五天只睡10个小时,经过科学缜密的设计,孙峻岭团队一举中标,回馈祖国夙愿得以实现。


菜园坝大桥成为我国钢桥工业化一个跨时代的项目,首次采用板桁技术及“大节段技术”,使轨道交通和公路交通在一个钢梁上充分实现最高效益。


之后设计与建造重庆石板坡长江大桥复线桥的重任,也落在孙峻岭肩上。因三峡大坝建成,上游航运能力受影响,万吨级船舶难通过,因此大桥被要求去掉一个桥墩,梁桥跨度因此变成330米,这成为一大技术难点,因为世界公认梁桥跨度上限为300米。孙峻岭迎难而上,采用钢混组合式连续刚构体系,成就了世界上最大跨度的梁桥。


在中国工作的时间里,孙峻岭目睹祖国桥梁事业的巨大的进步,在个别特大项目上,已经达到或接近国际水平。但是大部分桥梁建设与国际一流水平相比,差距依旧不小。首先是设计规范标准落后,其次,目前市场准入机制上,依然存在行业和区域化的垄断分割,阻碍了国内企业实现技术创新。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大部分桥梁的工业化水平低,仍然采用人海战术,已不符合国家人口红利消失、更注重环保的现实要求。农民工小张最后变为农民工老张,他们没有升级为技术工人,提供技术服务。孙峻岭说,相比德国日本,祖国工业化速度慢了点,造成的损失也大了点,这是他心痛的地方。


2006年,孙峻岭在广州创立瀚阳工程咨询公司。他希望通过公司的落地,让国外先进“绿色建设”理念能在中国实现推广。


经过近十年的实践和倡导,2015年孙峻岭担任国家住建部主办的《预应力混凝土节段预制桥梁设计规范》主编,他说:“绿色建设核心是预制装备及预制工艺,我们与海外发达国家相差甚远,应该奋起直追。国家真的在引导这个行业,我看到的不是春风,而是春雨。国家层面已经把这个事情提到国策了。”


▌打破壁垒,抓住中国桥梁工业3.0的核心技术


预制拼装技术,形象地说,是将建筑部件在工厂完成,然后在施工上实现“搭积木”式的操作,显而易见的好处是减少了粉尘污染、噪音、废水废气,并且极大减少交通堵塞和人力时间资源的浪费。


节段预制是桥梁工业化,产业化的领军技术,是工业化3.0的技术。以往预制技术,是通过标准化的技术,却只能得到千篇一律的产品,相当于“我制什么,你就得用什么”。而节段预制可以通过标准化的工艺和控制,满足多样化的需求。


“节段预制就是通过标准化的工艺,不管什么造型、几何、结构体系,它都可以制造,这项技术拥有这么强的力量。”孙峻岭说。


而节段预制的核心技术在于“三维控制”,这是涉及“精确控制” 的软件技术。在外部温度、干湿度、混凝土预制块收缩徐变、施工工法、结构体系转换等条件不断变化下,工厂制作的预制块如何保证在空中对接时,刚好做到“严丝合缝” 。


在中国近期遭遇“芯片”之痛的背景下,如果把节段预制桥梁建设这个产业看成计算机,三维控制就是它的芯片。


中国有庞大的桥梁产业,然而这项技术此前却一直掌握在国外的公司中。为了填补这一空白,孙峻岭在创立公司后,一直潜心研发,成为第一家突破此技术的公司,为中国推广桥梁节段预制技术奠定了基础。


如今中国更多的担当起“一带一路”的基础设施建设,即便在东南亚的桥梁工程项目,也要求节段预制,“三维控制”技术的突破相当于为中国基础建设走向海外铺平了道路。


孙峻岭先后担任广州地铁6号线高架及白沙河大桥核心施工咨询项目的总咨询师、港珠澳大桥连线工程安全风险评估和管理研究项目组组长等职务,所倡导的绿色建设理念,已经充分融入了国家重大项目建设上。其中广州地铁6号线高架工程是我国首次采用无支座连续刚构桥梁结构体系与节段预制技术结合的大规模常规桥梁工程。


目前,孙峻岭博士正在主持建国以来规模最大的单体市政工程(郑州市四环线及大河路快速化工程)设计工作。该工程是全球最大的都市绿色建设工程,也是目前全球最大桥梁工业化节段预制工程。


对于自己多年的倡导获得了回应,孙峻岭说:“以前从一个人,到一个点项目,再到行业,再到国家层面,作为工程师来说,我已经知足了,很不容易了。一个这么大的国家要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正因为这个理念通过反反复复的行业争论,大家基本形成共识,处在一个推广阶段,我觉得非常开心了。”


孙峻岭说,每次开车到广州的北环高速,看到六号线高架桥梁跻身在过去苍老的建筑形态里,有一丝清秀之美,并安全稳定的为中国老百姓服务,自己每次都很感动。在桥梁的物理形态里,他说自己看到了广州的高速变化,也看到了未来中国建设发展的方向。


◤人物小传◢


孙峻岭,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工学博士、终身董事,美国注册结构工程师,中国侨联特聘专家,广州新侨联谊会执行会长。主持或参加的重大工程曾三次获得被誉为工程界奥斯卡金奖的ENR年度工程大奖,两次获得中国詹天佑奖。


《预应力混凝土阶段预制桥梁设计标准》主编人,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国家交通基础设施产业升级战略》课题研究项目联合组长。项目业绩:港珠澳大桥连线工程安全风险评估项目;重庆菜园坝长江大桥;重庆石板坡长江大桥复线桥BT项目;铁路节段预制试点工程黄韩候铁路芝水沟特大桥节段预制施工项目咨询、郑州四环线及大河路快速化工程。


◤核心技术◢


节段预制的三维控制技术


◤创新感言◢


在绿色建设的核心技术上,我们与海外发达国家相差甚远,应该奋起直追。怎么追,第一是推广高端的技术服务。其此下决心进行体制改革,把扶持鼓励创新的体制竖起来,把维护垄断、维护既得利益的体制逐渐削弱掉。这两个层面的工作不能驱动,国家在绿色建设将步履艰难。


文:广州参考·广州日报记者 龙锟

图:广州参考·广州日报记者 高凯珅

广州参考·广州日报编辑 李琳



关注我们:

分享到: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5562号

Copyright 2017 广州瀚阳工程咨询有限公司. 粤ICP备12038171号-1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Wanhu